新婚夜,老公蒙上我的眼睛却叫来了他表弟…



尊夜,A市最高档的娱乐会所。

付晶和一群同学在7楼的KTV包房里聚会。

他们前天才参加完高考,有些人才刚满18岁,按规定是不能来这种地方的。但只要消费得起,会所也不会过问。而他们最终选择尊夜,是因为班长欧阳茵的舅舅在这里当经理。

此刻,付晶和欧阳茵坐在一起。

班帅邵千阳走了过来,脸色有些不自在:“欧阳茵。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

付晶暧昧地笑起来,推了推欧阳茵,:“快去吧。”

欧阳茵喜欢邵千阳三年了,邵千阳似乎也喜欢欧阳茵。看样子,今天终于要表白了。

欧阳茵红着脸出去了,付晶的笑容变得有点苦涩。

其实,她也喜欢邵千阳。高一时,她和邵千阳是同桌,欧阳茵坐在他们前面。在她刚刚发觉自己喜欢邵千阳的时候,欧阳茵神秘兮兮地告诉她:“晶晶我告诉你哦,我喜欢邵千阳……你不要告诉别人!”

就是因为这样,付晶压抑自己的感情,不再去喜欢邵千阳。就算有那么一点喜欢,也不表现出来,更不会告白。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因为,欧阳茵是她最好的朋友。

包厢外,邵千阳紧张地对欧阳茵说:“一会儿帮个忙好不好?帮我稳住付晶,我、我……”

“想表白是吧?”欧阳茵故作轻松地问,“放心啦,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帮忙!”

转过身,欧阳茵气得下颚发抖。邵千阳,你就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付晶有什么好!

回到座位,她笑容如常,把酒杯塞到付晶手里:“来,晶晶,上大学后就不能天天见面了,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我……”付晶没喝过酒,害怕喝醉。

“放心啦,不会醉的,醉了不是还有我们吗?”

付晶这才喝了。

欧阳茵又鼓动其他人来敬付晶,一阵时间后,付晶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觉得身上不舒服起来。

还有人要劝,她难受地摇头:“我不能喝了……”

欧阳茵也醉了,却义气地挡住大家:“晶晶不喝了,你们不要逼她!晶晶,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厕所?”

“嗯……”付晶点了点头,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免得大家继续灌她。

欧阳茵扶着她站起来,离开包房,邵千阳追出来:“晶晶……”

欧阳茵手一抖,压抑着情绪,朝她摆摆手:“我们一会儿就回来!”说完走向走廊尽头的厕所。

“茵茵……我好热……”付晶痛苦地呢喃。

“我们去厕所洗个脸。”欧阳茵一张脸的表情完全变了,哪里还有醉态?更没有刚刚维护付晶时的义气!

走到厕所门口,欧阳茵转身说:“有人打扫,我们去下面一层楼。”

付晶头疼得厉害,看都没看一眼就点头。欧阳茵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当然不会怀疑什么。

走进电梯,欧阳茵的手在按钮上犹豫了一下,最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1层。

付晶,你不能怪我!谁叫你让邵千阳喜欢,邵千阳只能是我的。我从来不是你的朋友,你别怪我……

走出电梯,欧阳茵有些害怕。她舅舅在这里工作,她无意当中听说过——尊夜的-1层,有很多通过各种途径进来的女人,明码标价,谁看中了,谁就上!甚至,许多人一起上!

欧阳茵扶着付晶,快速走向厕所的方向。这层楼,没有女厕,只有男厕!

欧阳茵站在门口,倾听里面的动静。

付晶靠在她身上,难受地扭动:“茵茵……我好热、好难受……水……我要水……”

欧阳茵吓了一跳,生怕付晶的呻吟声引来男人。等了片刻,里面没有动静,她猜里面没人,立即扶着付晶走进去。看到那些立在墙上的小便池,她脸一红,走到另一边,推开隔间的门,把付晶放到了马桶上。

“是不是想吐?”欧阳茵拍拍付晶的背,“想吐就吐吧……”

付晶趴在马桶上,不想吐,但她很难受。她觉得自己心里有把火在烧……

“茵茵……我好热……”

“我去给你拿水!”欧阳茵看着她,最终狠下心,转身跑出了厕所。她飞快地跑进电梯,等电梯门合上,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好怕半路遇到男人,那样绝对会被当成来这里卖的女人,很可能清白不保。现在,她没事了。不过付晶……

相信很快就会有男人去上厕所的,到时候……哼!她就再也没有资格、没有机会抢走邵千阳了!

……

柏斯宸走出乌烟瘴气的包厢,满脸不悦。付子兴说请他来尊夜放松一下,他就猜到不会那么简单。他还以为付子兴会玩点有格调的东西,结果——

看到那群女人在他面前跳着奔放的舞蹈,着实让他倒尽胃口!

柏斯宸嫌恶地看了一眼手指,伸出手。手下立即递上一个黑色典雅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方白色的手帕。

柏斯宸拿过手帕,使劲擦拭着手指——那里刚刚被一个女人碰到过!

擦了几下,他把手帕一扔,直接往前走,四名手下立即跟上。

后面的门打开,付子兴走出来,急忙把人拦住,诚惶诚恐地问:“柏总,你、你有哪里不满吗?我马上让人重新准备!”

“不用了。”柏斯宸冷然地说,眼角扫了他一眼,“我爱干净,这种地方不适合我。”

“干净?”付子兴一愣,猛地抬起头,柏斯宸已经带着人走了。

柏斯宸路过电梯,手下刚要去开门,他却径直走过了。手下愣了一下,明白了什么,脸色不变地跟上。

柏斯宸走进厕所,四名手下守在门外。

站在小便池前,柏斯宸双手解开皮带,闭上眼,开始解决生理需求。哪怕是此刻,他也是冷漠高贵的,让人不自觉害怕。

“嗯……”角落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水……”

柏斯宸一愣,睁开眼,慢慢地解完手,穿好裤子。转身洗了一个手,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啊……茵茵……救我……我好难受……”

柏斯宸朝那方看了一眼,以为有人带女人来这里办事。

尊夜的糜烂他早有耳闻,刚刚又亲眼见识过,所以并不惊讶。他烘干手,准备离开。

砰地一声,付晶从隔间里撞了出来。

柏斯宸下意识地看过去,微微一愣,面带疑惑地走了过去。

付晶靠在墙上,双颊呈现不正常的红晕,皮肤上一层薄汗,身上的衬衫被她抓挠得有些凌乱,几缕发丝暧昧地贴在脸上和脖子上,眼神迷离、媚眼如丝,嫣红的小嘴微张着、吐着如兰的气息……

柏斯宸却没注意到这些,凌厉地伸出手握住了她下巴,抬起她的脸仔细一看——

“你不是她!”

对,怎么可能是她?她不可能堕落到这种地方。

“嗯……”付晶发出一声呻吟,扭开头,光滑的下巴从他手中滑落。

柏斯宸一怔,几根手指互相摩擦,回味着那细腻的触感。

“救我……”付晶喊道,伸手双手抓住他,站立不稳地靠在了他胸口。

柏斯宸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她的样子——极其诱人!

“我好热……好热……”付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浑身燥热难当,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

柏斯宸看到她的动作,眼中窜出两撮火苗,身体跟着热了起来。

不、不能在这里!付晶推开柏斯宸,下意识地觉得这个陌生男人很危险。往前走了一步,柏斯宸突然把她抓了回去。

“你干什么?”付晶晕惊吓不已,却昏沉得连人都看不清,“放开我——”

“算你运气好。”柏斯宸靠近她,伸手抚着她的脸,“我还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女人,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想……”

“你说什么?”付晶想逃,下一刻却被他吻住了。

很快,她觉得自己身上的燥热得到了缓解,竟然主动回吻起来。

柏斯宸狠狠攫取着她,抱起她走进隔间,反手将门关上。

公厕这种地方,从来不在他做这件事的考虑之内,但今天,这个女人太对他的胃口了,竟然能这么快挑起他的欲望,他没法等了!

……

厕所外,柏斯宸的四名手下满头冷汗。他们想不明白,总裁去上个厕所也和人做起来了!而且,男厕所怎么会有女人?难道是付子兴安排的?

不过总裁都high起来了,他们只能拦着其他上厕所的男人。

付子兴匆忙赶来,他本来以为柏斯宸走了,到门口一问才知道没有走,于是又倒了回来,然后听说柏斯宸的手下在这里。

他以为柏斯宸拉肚子了,走近了才听见里面传来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呻吟。他小心翼翼地问:“柏总他……”

“你安排的?”一名手下眯起眼睛问。不知道他们总裁有洁癖吗?敢安排在厕所,这是想死呢?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付子兴急忙摇头,这柏斯宸是什么毛病?刚刚那么多美人看不上眼,现在却在厕所里做起来了。

厕所里,柏斯宸经过最后一击,结束了这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他趴在付晶身上喘气,心满意足地说:“你可真是个宝……”

付晶几近晕厥。而且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想就这样死掉。

柏斯宸将自己收拾干净,走到她身边,捡起地上的衣物给她穿上。

付晶浑身发抖,用最后一丝力气说:“放了我……求求你……”

“要放你,也把你放到别的地方,在这里,有别的男人来呢?你不希望自己被更多的男人碰吧?”

柏斯宸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干干净净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还吃了药,多半是被人害了。

付晶抖得更厉害。

“别怕,我带你走。”柏斯宸说完,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把她抱了起来。

不想让人看到她的样子,他把她的脸也遮住了。付晶靠在他怀里,昏了过去。

走出厕所,柏斯宸看到付子兴,冷冷一挑眉——他安排的?竟然敢用下药这么下流的手段!

付子兴弯着腰说:“柏总,今天很抱歉,让您扫兴了!”

“……”他那里扫兴了?他非常尽兴!

“我想请柏总吃饭,纯粹是吃饭,还请柏总赏脸!”

柏斯宸抱着付晶往前走:“不知道付总准备请我吃什么?”

“这……柏总可愿吃家常菜?”付子兴忐忑地问,“柏总是贵人,外面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不如到在下家里吃顿简单的粗茶淡饭?”

柏斯宸好笑地看着他,让他去付家?传出去对付家也有益,这付子兴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好吧,他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安排!

“那就明晚吧!”柏斯宸说。

“是!是……”付子兴激动得连连点头,看到地上有一滴血液,那是……处子血?

爱干净果然是这么回事,还好他及时想明白了。能不能拿到柏氏在国内的销售代理权,就看明天了。

……

走出“尊夜”,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面前。柏斯宸对手下说:“查一下她为什么会在那里。”然后抱着付晶上车。

把付晶安置在旁边的座位上,他舒展四肢,吁了口气。片刻后,他打开前头的小冰箱,拿出一瓶威士忌。

半路上,付晶醒过来,开始扭动,柔软的身躯靠向他,小嘴里发出诱人的声音:“嗯……好热……你喝什么?给我——”

付晶伸手去抢他的酒,他一顿,扶着她的脸,亲手喂她。

“咳咳……”付晶尝到一点,急忙推开,“咳咳……好辣……混蛋……”

柏斯宸放下酒,升起前方的暗色玻璃,低头吻住她。

“嗯……”付晶用手推他,瘦弱的力气完全推不开。

汽车停在酒店门口,司机感觉到汽车轻微的晃动,没敢打扰,慌忙下了车。在车子外等了十多分钟,柏斯宸才抱着付晶下车。

柏斯宸满脸餍足,眉梢带着一点慵懒的风情,走进酒店,迎面的女客和女服务生看见他,全部都脸红心跳。

……

一夜过去,付晶腰酸背痛地醒来。昨晚的情况,她脑海中还有印象。她居然……居然在厕所里被男人给……

付晶捂着脸哭起来,哭了好久,才想起应该关心现在的情况。

她急忙爬起来,看了看周围,没有她的衣服,不过床头放着一叠女Xing的衣物,连bra都有,应该是给她的。

她连忙拿来穿上,穿好后下床,双脚完全没有力气,差点摔倒。

昨晚,那个男人做了很多次。厕所一次、车上一次,回来还做了两次……而她每次都不由自主地跟随,虽然她不想!

她被人下药了?

欧阳茵……是她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付晶难过得不行,失身就够崩溃了,如果还是欧阳茵设计她……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走出房间,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衬衣,看起来很知Xing、但胸围却十分雄伟的美女站在门口,她是柏斯宸的秘书之一——琳达。

琳达抱着文件夹,低头刷刷刷地写了一张支票给付晶:“这是你昨晚的酬劳。”

她经常帮柏斯宸做这些事。柏斯宸睡完女人,如果没特别表示,支票开五万块就差不多了;要是女人中途被赶走,那就不用开。

像付晶这种,柏斯宸早晨起来,居然交代了话:“不要吵醒她,给她准备一套衣服。”

后面这项,不用他提醒,琳达也会看情况办的。所以,必须开五十万!

付晶猛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你的酬劳。”琳达没觉得自己不对,欢场女子,不就为了钱吗?不过总裁昨天似乎有点失控,据说在厕所和车上都做了,显然这个女人的魅力非同一般。或许,总裁以后还会想要?

琳达翻开文件夹,拿起笔:“留一个你的电话,万一柏总问起——”

啪!

付晶拍翻了她手上的东西,抽过那张支票撕成碎片,愤怒地道:“我要告他!”

琳达目瞪口呆,片刻后冷笑道:“小姐,你在开玩笑。”

付晶气得浑身发抖,她知道,自己恐怕告不了。这个男人,开劳斯莱斯、住总统套房,恐怕比付家的势力还大,肯定不容小觑。

她哭着离开,琳达气愤不已,拿手机给柏斯宸身边的助理打电话:“欧文,那位小姐离开了,脾气好大……”

欧文一愣,压低声音说:“你等等!”然后捂着话筒对柏斯宸说,“总裁,那、那位小姐刚刚离开。”

柏斯宸此刻刚刚到付子兴家门口,正在下车,闻言扫了他一眼:“有人送吗?”

欧文明白,送的意思,就是要知道人去了哪里。他急忙道:“我马上安排!”然后转身对琳达说,“你最好把人留下。”

琳达一惊,扔掉手中的文件夹,踩着8厘米的高跟鞋朝电梯跑去。跑出酒店,付晶已经不见人影,她跺了跺脚,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给我找人!”

……

付家大门口,付子兴带着妻女迎出来,远远看见柏斯宸在和属下说话,就停了下来,他可不敢去听柏斯宸的事。

柏斯宸听说付晶走了,有点不悦,问欧文:“叫你们查的事怎么样了?”

欧文小心翼翼地回答:“尊夜说那层楼没有摄像头,不知道她怎么过去的。”

“别的楼总有吧?她总不可能凭空冒出来,再去查!”柏斯宸几乎咬牙切齿,这种办事能力,也好意思跟着他?

欧文灰溜溜地退后。

柏斯宸向前,付子兴急忙迎过来:“柏总,欢迎光临寒舍。”

柏斯宸扫了一眼他伸过来的手,没有动。

付子兴尴尬地收了回去,指着旁边两个女人说:“这是我太太和我女儿。”他特别把女儿拉出来,“我女儿叫付莹,今年17岁,还在上高中。”

付莹小心翼翼地看了柏斯宸一眼,娇羞地低下头:“柏先生你好。”

柏斯宸看着她,突然笑了,明白了付子兴在打什么主意。

……

付晶坐出租车回家,走进别墅,一个佣人走过来:“大小姐,先生和太太在宴客……”

付晶不悦:“他们宴客,我就连自己的家都不能进了吗?”

佣人尴尬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先生有交代,今天的客人很重要,大小姐还是等等再进吧。”

付晶冷哼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爸,我回来了。”

付子兴微微蹙眉,付莹和何美薇如临大敌。

柏斯宸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公司“柏钻”的总裁,平常住在国外,这次来国内参加博览会。

付子兴有一个珠宝品牌,是世界上万千珠宝公司中的一员,而“柏钻”却是向所有珠宝公司提供原材料,谁优谁劣,高下立判!

国内珠宝品牌众多,竞争激烈,再加上国外的大品牌入驻,以至于付家的“富丽堂”举步维艰,近两年的业绩下滑得尤其厉害。在这种情况下,柏斯宸突然出现,付子兴就卯足力气巴结,妄想成为“柏钻”在国内的销售代理。

付子兴已经奉承了柏斯宸快一个月,眼看柏斯宸就要离开了,代理的事情还没有影子,他只好孤注一掷,让付莹施展美人计!

付莹原本是不答应的,害怕柏斯宸是个糟老头子。听付子兴说是个大帅哥,她才勉强同意。刚刚见到柏斯宸,发现他竟然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帅!她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嫁给柏斯宸当老婆!柏斯宸又帅又有钱,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钻石,她不嫁是傻子!

但是现在付晶出现了!付晶比付莹漂亮许多,如果柏斯宸看上了付晶,那就不妙了。

“我先上楼了。”

付晶看到他们防备的脸色,只觉得好笑。她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但没想过和他们争抢。

柏斯宸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头。付晶看到他的脸,脚步一顿,脸色刹那间变了好几变!是昨晚那个男人……虽然她迷迷糊糊,但到底有印象。这个男人的长相和气质都太过优异,很难让人认错。

付晶一颗心怦怦直跳,险些喘不过气来。怎么办?他会不会认出她?不……他肯定认出她了!他当时应该比她清醒得多!

付晶急忙逃走,往楼上跑。

何美薇却不肯放过她,尖酸地道:“夜不归宿,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她看到柏斯宸目不转睛的盯着付晶,决定破坏付晶的形象。付晶虽然漂亮,但如果不洁身自爱,柏斯宸就算对她有兴趣,也绝对不会娶她当老婆!像他这样的有钱人,外面养女人很正常,只要付莹能够当他的正妻就好了!

“姐姐昨天出去,好像不是穿的这条裙子。”付莹天真的口气中带着一股嫉妒,因为这条裙子是今夏迪奥的新款,国内想买还没货呢,全都被人订走了,也不知道付晶从哪里穿回来的!

付子兴怒道:“我没你这样的女儿,跟你死去的妈一样下贱!还不快滚回房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付晶扭头看了他一眼,满眼怨恨。这到底是不是他爸?从小就这么看她不顺眼!

付子兴被她看得一窒,虚张声势地吼道:“还愣着做什么?!少在这里丢人!”

付晶咬了咬唇,转身跑上了楼。

柏斯宸眯着眼,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原来小可爱是这家的女儿,如果付子兴知道昨晚卫生间的人是她,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付子兴擦擦额头的冷汗,赔笑道:“让柏总见笑了……”

“那是你大女儿?很漂亮。”柏斯宸由衷地赞叹。

付莹脸一僵,咬了咬牙,在心里把付晶恨个半死。

“那个,柏总,就餐时间到了,我们吃饭吧。”付子兴转移话题。将女儿往人床上送并不光彩,但柏斯宸条件好,他妄想付莹能够打动柏斯宸,最后成为柏斯宸的合法妻子。这种好事,当然不能落到付晶头上!

柏斯宸优雅地点头,看起来很有兴致的样子:“也好,我有点饿了。”

付子兴一喜,立即起身,把柏斯宸引进饭厅。等柏斯宸坐下,他才叫人上菜,介绍道:“今天做饭的厨师是从沁心斋请来的,沁心斋以菜色清淡著称,素菜做得尤其美味,每一种蔬菜都能做出特别的风味,可以保留食材原本的味道,也能……”

“那为什么不去沁心斋?”柏斯宸打断他。

“呃……”付子兴一愣,尴尬地笑道,“那是因为……我家祖上传下来一道菜的做法,我想做给柏总吃,怕自己做得不好,只好请沁心斋的厨师来了。”

他有点后悔,干嘛要介绍,直接叫柏斯宸动筷子就好了!现在不得不撒个蹩脚的谎,但愿柏斯宸不会继续追究。

柏斯宸似笑非笑:“原来付总家还有悠久的历史。”

“呵呵……”付子兴尴尬不已,立即朝付莹使了个颜色。

付莹站起来,拿起红酒走到柏斯宸身边。她身体前倾,故意露出胸前的两团白软,缓缓地往杯里倒了半杯酒,甜笑道:“柏总,请慢用~”说完娇羞地看着他,眼波流转,满是魅惑。

柏斯宸懒懒地靠着椅背,憋住笑:“我一个人喝怎么好意思?”

付莹一愣,顿时尴尬,转身去给付子兴和何美薇倒酒。倒好后,她不好意思再回柏斯宸身边,只好坐回自己的座位,有点气恼。

这柏斯宸真是不解风情,美女在身边,也不知道把握!

付子兴站起来:“柏总,我敬你。”

“是不是少了个人?”柏斯宸问,“你大女儿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吗?那我怎么好意思?”

“呃……”付子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难道他没看上付莹,看上付晶了?

“我马上让人叫她下来!”付子兴说,立即叫佣人张妈,“张妈,快去叫大小姐下来吃饭!”

说完看了一眼付莹,只见付莹一脸气愤,揪着桌布咬牙切齿。

付子兴一叹,他现在是卖女求荣,只能让柏斯宸自己挑。如果柏斯宸看不上付莹,他也没办法。

楼上,付晶换了一身衣服,将那条从酒店穿回来的裙子扔在地上。想到楼下那个男人,她满身恐惧。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他会不会告诉爸爸?

摘自【落尘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

更多>
  • 点击上方「落尘文学」关注,精彩小说看不停尊夜,A市最高档的娱乐会所。付晶和一群同学在7楼的KTV包房里聚会。他们前天才参加完高考,有些人才刚满18岁,按规定是不能来这种地方的。但只要消费得起,会所也不会过问。而他们最终选择尊夜,是因为班长欧阳茵的舅舅在这里当经理。此刻,付晶和欧阳茵坐在一起。班帅邵
    2016-10-27
  • 是创新、是突破、更是速度与激情的融合!  10月23日晚,一场激扬、豪华、震撼的演出——2016中国·武汉国际赛马节闭幕音乐会“琴音圣手 柏斯音乐30周年·2016李坚钢琴兵团巡演”,在武汉东方马城巨幕秀场上演,随着这场动人心魄的14琴28人56手联弹钢琴音乐会成功举行,2016中国·武汉国际赛马
    2016-10-25
  • 是创新、是突破、更是速度与激情的融合!  10月23日晚,一场激扬、豪华、震撼的演出——2016中国·武汉国际赛马节闭幕音乐会“琴音圣手 柏斯音乐30周年·2016李坚钢琴兵团巡演”,在武汉东方马城巨幕秀场上演,随着这场动人心魄的14琴28人56手联弹钢琴音乐会成功举行,2016中国·武汉国际赛马
    2016-10-25
  • 是创新、是突破、更是速度与激情的融合!  10月23日晚,一场激扬、豪华、震撼的演出——2016中国·武汉国际赛马节闭幕音乐会“琴音圣手 柏斯音乐30周年·2016李坚钢琴兵团巡演”,在武汉东方马城巨幕秀场上演,随着这场动人心魄的14琴28人56手联弹钢琴音乐会成功举行,2016中国·武汉国际赛马
    2016-10-24
  • 10月17日上午,来自宁波和香港的音箱开发团队嘉宾在柏斯音乐集团总裁吴天延先生的陪同下参观集团旗下立式钢琴生产基地、钢琴零部件生产基地及三角钢琴生产基地。  10月17日下午,中国乐器协会秘书长陈晋武,文化部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李小磊,文化部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崔云争、丁玲等嘉宾一行在柏斯
    2016-10-24
  • 2016年10月14日,柏斯琴行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产品Open day。当天将有9大品牌,5大类产品现场展示与体验。包括:民谣吉他,电吉他,电鼓,电钢琴,音箱,以及周边配件等。Open day刚一开始,几乎就是一瞬间,所有展品就被早早等在场地外的同学们,“哄抢一空”
    2016-10-19
  • 长江钢琴系列讲座刘宁钢琴学校俄罗斯专家教学公开课主讲:奥丽佳·戈里国列耶芙娜翻译:史景东演奏曲目范冬薇 — 柴可夫斯基 《四季》一月 八月张航源 — 舒伯特  A大调奏鸣曲第一部 OP.120徐子涵 — 李斯特   斯拉夫小狂想曲刘成然 — 特瓦李奥纳斯  前奏曲支泓茗 — 车尔尼  练习曲时间:
    2016-10-18
  • Duang  Duang  Duang10月17日备受瞩目的第六届长江钢琴音乐节就要开幕啦!!小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先分享给您一个好消息——本届音乐节特别为爱音乐的您准备了两大重磅福利!福利一音乐节可以在线观看啦!没时间,去不了音乐节?不怕,因为——本届音乐节首度开启网络直播让您在家也能“亲临”现
    2016-10-17
  • 点击箭头处公众号名称,随时关注大连柏斯琴行最新动态!2016年10月17日至21日第六届长江钢琴音乐家即将在宜昌拉开帷幕从2011到2015已经有近5,000,000人因为感动 快乐 陶醉在这里感受了“音乐让生活更美好”从第一届到第五届已经有百余位中外音乐大师用琴声、歌声、激情在这里演绎了非凡的音
    2016-10-10
  • Iphone 都更新到7了,柏斯的活动没有不升级的理由。2016上海柏斯国庆音乐会,全新上线。——小编语录梦“想”飞行需要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家人、朋友、的支持和老师的教导。 音为有梦,音为有爱。柏斯走过了30年,希望给有“梦”的孩子一个圆梦的机会,也为柏斯的“中国梦”注入青春的活力。2016年1
    2016-10-08
落尘文学
落尘文学官方订阅号。落尘文学(luochen.com),女生的移动书库,精选言情小说,总裁小说,穿越小说,都市小说,灵异小说连载和全本推荐。看最热女生小说,与作者零距互动!

落尘文学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返回
顶部